危机频现,骨牌效应为何会在拉美上演?

作者:admin    文章来源:未知    点击数:    更新时间:2019-12-28 14:48

拉美的危机纵然有国际环境的因素,但国家治理失败是不可回避的现实。一方面,产业畸形发展,缺乏竞争力,抗风险能力差。财政收入主要来源资源行业,由于大宗商品价格大跌而变得捉襟见肘,而大量民生刚性开支惯性增长,造成物资奇缺、物价上涨、货币贬值;另一方面,整个社会高度政治化和民粹化。民众缺乏对社会变化的承受力,一有风吹草动习惯性上街游行,希望通过迅速改变政局来改变自身境遇,他们对国家发展的重要问题诸如经济结构、产业升级、技术进步等不感兴趣也缺乏基本认识。

纵观拉美这些国家出现的一系列系统性危机,它的爆发并非只是偶然,它的传染更多指向了经济治理失败的必然。我们发现,每当美联储开始稳定加息引发美元回流,都会造成一波新兴市场国家的经济动荡,而拉美国家几乎不能幸免。随着经济危机加重,政治动荡就会接踵而至。在委内瑞拉开始出现危机时,不少拉美国家还在看它的笑话,只是当自己也染上了动乱的“瘟疫”之后,才知道这不过是五十步笑百步罢了。

高望 国际问题学者

2019年,遥远的拉美一直占据世界新闻的热搜榜。从年初的委内瑞拉反对派领导人“另立中央”引发政治动荡开始,一直到年末玻利维亚总统莫拉莱斯因国内政局突变被迫流亡墨西哥,整个拉美如同传染瘟疫一般,发生了系统性的政治经济危机。

由于整个拉美社会已经形成了某种思维惯性,很难看出这一轮动荡之后,洗心革面的力量能够让该地区政治和经济治理焕然一新。今天的胜利者很可能重复着昨天失意者的故事。所谓的和解并不能解决积弊已久的深层次问题。“头痛医头脚痛医脚”的改革在大概率上会延续,仍然无法跳出左右之争与意识形态对立的窠臼。长此以往,拉美地区失去的不仅是时间,而是整整几代人的努力。(责任编辑:唐华)

当人们以为这场危机行将结束时,多米诺骨牌推倒了拉美另一个重量级国家哥伦比亚。连日来,哥伦比亚工会和学生团体接连发动全国性抗议示威,反对政府推行削减养老金、下调最低工资、国企私有化等改革。示威很快演变成骚乱,首都波哥大大量公共交通设施被毁,100多个公交站受到不同程度损坏,目前已造成4人死亡,数百人受伤。整个乱局还在持续。

这些可怕的场景似曾相识。在之前1个月,智利同样爆发了大规模骚乱造成了严重的世界级影响,不得不取消两场主场外交,而引发骚乱的原因竟然是地铁票价的微小涨幅,它成了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,引发了这个长期繁荣稳定国家的巨大动荡。

拉美一些国家政府对民粹的容忍和迁就,一味地制造经济繁荣与高福利的假象,试图以此来捞取选票赢得大选,但事实上造成了债台高筑,政府信用破产,国家战略发展不断延迟,最终错过了最佳的发展机遇期。拉美国家成功避免了两次世界大战的战火,但不幸地与信息革命失之交臂。

拉美国家系统性危机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了,但每次危机发生之后,总是一派对另一派的残酷清算。这种清算既有政治上的,也有肉体上的。每一次要么是左派推翻右派,要么是右派推翻左派。每一派上台开出的药方不是左派国有化就是右派私有化,整个国家的经济发展方略来回摇摆,毫无章法,处在严重的意识形态对立之中,对国家进步没有丝毫帮助。



友情链接